投稿

专栏

  • 斋 说饮论食

    2013-09-03 文/小猪


    插图:王荦思




    老孔生前讲过:“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单听这两句就戛然而止,少人再引用下一句“死亡贫苦,人之大恶存焉。”令人直接地认为食欲、性欲是人类最原始的人性。 自有身以来,首需是饮食,其次则是男女。饮食是生命的根本,所以噬嗑以“自求食”为人生大义。男女是生殖根本,是繁衍及人类的延续,是人一生背负最大的职责,情情爱爱可归纳此类。

     

    我说饮论食,或多或少激起了涟漪,引起了“民愤”,乃至人神共喷!这就怪不好意思的了。细看这类“喊民”"喷青"大体分两大类。第一类欲借反对声浪来掩盖他们自己每天沉溺于海吃海喝的罪行;第二类便是天天海吃海喝却闷在角落里看戏,而不敢凛然站出来声讨的。                

    我说饮论食,或多或少在吃货主角上让人联想翩翩,如里面发生色情趣味,那是你的存心不良。在堂而皇之的台面吃一顿饭,你非要探讨台面下大腿的情调,让人情何以堪?正如一场普通的社交舞,这实情是离不开性的成份,否则,为什么两个女人一同跳就推说是索然无味而拒绝呢?


     谈事要饭局,没事也饭局,有事没事更要饭局。世上本没饭局这事,吃的人多了,就办成了饭局。办了个饭局才像有身份、有关系,甚至有文化,从一个饭局到另一个饭局,从中式吃到西式,从随意点菜到看主子身份点菜,从西点到东。草根的饭局在于饭,关系户的饭局的在于局。饭局不算万能,但没饭局万万不能,是生活方式之一。

                 

    大家装扮得很像想吃的样子,在很像饥饿的时段,找个很像想同台吃饭的对手,去了一个很像吃饭的地方,彼此双目交投,互相看见了,就开始吃吧。如为了避免彼此交换思想,可以瞎编各种废话来替代你心里的那句。本来,废话就是社交中的第一句话,第一句从废话开始,最后以废话终结。即使对方拍桌许下天大的誓言,但他所讲的话,当作废话可,要较真就会伤感情或被诅咒。  

    一请即来是爽快,三请四请是摆谱,怎么请也不来是装B,不请自来是蹭饭三陪。对于某些人,他们最大的痛苦不是没饭吃,而是……


    ……

     抢单算是最具地方特色的饭后表演,融和了京剧、柔道及散打,人不抢单,我不抢;人若抢单,我让三分;人再坚决抢单,我收手不埋单。世事往往就是,抢到手的单,想松手已回头太难。即使你肯沦为劣马,也不一定有回头草等你。 最悲催的饭局莫过于想请的人请不到,来的人却与你无关,埋单永远只剩你一个人清醒,被传召埋单的永远是你……对于滴酒不沾的人,记得死守自己的座右铭:吃自己的饭,让别人吐去吧。保持联络,经常骚扰。

     

    今天吃斋平息民愤。能把这素食店的这页菜牌吃完,功德也算弄了“半满”。这道“百鸟归巢”名字好听,端上桌的内涵又过于肤衍我呐,鸟不见鸟,巢无巢,倒不如这碟炒面来得脆口矜嚼!


      支持我们,定购杂志,阅读全文>>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