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城记

  • 湛江味道

    2013-09-03 文/汉文




    味道,除了食物本身,还有环境、氛围、想象、回忆和故事等抽象因素构成,一种食物,能唤起你的食欲、勾起你甜美的回忆,能令你身心舒适的,就是好味道!


    好味道因人而异,跟据你生活环境和家庭饮食习惯而定,一口生菜包粉丝,就能勾起我幸福的回忆,是小时候最爱吃的食物之一,因为只有在大节日,家里才会炒粉丝,才有机会吃到,拿一块生菜叶窝在手心,填满粉丝,再腩肉、鸡杂、荷兰豆一样一点,然后包上,双手握着送入口中,往往一口吃不完,生菜的甜脆清新与米粉的醇和达成完美的结合,满满一口的满足感又是一种食物丰盛的体现和心里暂时的安慰,这时,生菜包粉丝就是儿时的味道,就是妈妈的味道。现在再吃,那种情景也不会随着时间而消逝。


    我们常常觉得旧时的味道最好吃,现在的食肆也常顺应就打出“古法秘制”的牌子,有的一吃,真的就马上回到童年时光,泛黄的情景慢慢涌现,儿时的玩伴也在周边出现,有的就让你立刻回到远古时代,感觉那是山顶洞人的食物。有人说妈妈做的味道最好吃,可能那是你最早、最多接触的味道,是你习惯了的味道,如在外面不经意尝到这种熟悉的味道,仿佛回到家里,妈妈的微笑伴随,异常温馨,那就是好味道。


    朋友出差回来,说很想念湛江的美食,问他最想吃什么?他说:“鱼仔汤!”……


    ……

    湛江的食物制作可以说是两极的,要不简单如白灼,要不复杂得要整天整夜的准备。湛江有7000多年吃海鲜的历史,以前没有什么调料,主要都是用水直接煮熟吃,今天,调味料变化多样、层出不穷,但人们还是觉得海鲜直接用白水煮熟吃,最好吃、最自然、最安全,也最能吃到原汁原味。湛江的美食不做作,不花俏,得益于当地得天独厚的好食材,什么都拿来白灼(清蒸也是白灼的一种),什么都敢拿来白灼,如白灼虾、清蒸鱼、沙虫汤、油焗蟹等,就连鸡、鸭也拿来做成白斩鸡、白斩鸭。有的直接用清水和油盐调味,甚至油盐都不要,这必须是要有好的食材,才有这个习惯和胆量。


    有人说湛江人不思进取,只会做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简单菜品,也有人说湛江有这么好的原材料,他们都不需要搞那么多花样,更不需要那么多所谓的调味品,那只会画蛇添足,降低食物的质量,那是暴殓珍物。其实越是高级的原材料,做法越是简单,如日本的神户牛肉,不放调料只是稍微煎一下,贵如黄金的松露也是轻火煎或烤,没有复杂的工艺,法国人吃生蚝更绝,干脆直接吞了,湛江人早已深谙此道。


    ……

    湛江,虽然曾受法国殖民,同时也是我国最早的十四个开放城市之一,但菜式和烹饪方式受到外边的冲击和影响不大,偶有一些外来菜进入,但也是唱配角或跑龙套的角色,永远唱不了主角,因为湛江本地的食材太独特,太有地域性,有人说七分食材三分师傅,在湛江的饮食里得到充分的体现。


    有的外地人,走南闯北惯了,以为初来湛江就能凭经验找到最地道的东西吃。其实不然,因为在湛江很多美味的海鲜都没有正式的学名,只有用本地话才能表达。所以,想要吃得精、吃得细、吃得透,要多点向本地人请教。如吃墨鱼就有弃墨和不弃墨之分,不弃墨的墨鱼吃起来满嘴黑,女孩边吃边露出黑牙,甚是可爱,老饕说这样吃才能完全领略墨鱼的真味。又如一种不知学名,长不大的小鱼,土名“流潺”(“流口水”之意),用瓦锅油焗,味道极尽鲜美,但你不会湛江话表达,就吃不到这道菜。


    湛江美食除了市区外,更多的分布在下面的县市乡镇,几乎每个地方都有传统特色菜。传统菜之所以有名,是因为当地的环境适合该原料的生长,配合传统制作方法,别的地方学不来、也难以做得好。


      支持我们,定购杂志,阅读全文>>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