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专题

  • 雷州烟斗部落

    2013-09-03 文/覃佳



    烟斗是舶来品,先在欧洲盛行,继而传到全世界。1492年,哥伦布到达美洲后,在他的航海日志上就有关土著人用烟斗吸烟的记录;第一个木制烟斗于1650年在德国的乌尔姆(Ulm)出现,该城后成为手工烟斗制造的重镇;1660年后,英国人的生活开始变得比较有钱又有闲,英国烟斗制造商就开始设计生产较为复杂的烟斗,并且流行起来,这就是西方现代烟斗的雏形,这和英国人给人“绅士”的印象不无关系。很多熟悉又有范的历史人物,如丘吉尔、斯大林、麦克阿瑟、马克吐温等,又或小说人物福尔摩斯,都常叼着烟斗,因为烟斗常与睿智、深沉、豪迈、洒脱联系在一起。


    烟斗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毫不陌生却又知之甚少的存在,作为西方传统工艺的手工烟斗,我们了解得更少。在雷州半岛就有一群以西方传统工艺方式制作烟斗的人们,他们就是“雷州烟斗部落”。你有点难以想象,地处南中国半岛的雷州与西方的传统工艺有什么联系?他们的烟斗制作水平与西方人的又有多大的距离?我们充满好奇、带着疑问来到“雷州烟斗部落”。


    在参观烟斗制作工场前,我们先试抽一下,围着一张厚实的大木台坐下,在“雷州烟斗部落”掌门人,人称“雷州陈”的陈灿聪老师的指导下,填烟丝、压实、点火、吸烟。看似简单的几个动作,却很有讲究,根据不同的烟叶和个人喜好,要调整压实烟草的力道,做到“内紧外松”,压太实不通气,吸起来费劲,太松则会令烟丝燃烧太快,不受控。烟斗和雪茄一样,烟只进口不进肺,头几口吸完,强烈的烟草香气充满整个口腔,虽然没有过滤,却不觉辛辣,感觉非常的直接而天然。用压斗器把已经燃烧的烟丝又轻轻的压了一遍,表面看来像熄灭似的,这时烟斗内的烟丝仍然保持一种闷烧的状态,再吸烟,就要先徐徐的往回吹气,让烟丝内里的火星因为氧气的补充重新燃烧起来。我学着一口气吹回去,用力大了,升起的烟蓬成一团,还吹飞了零星的烟灰,有点狼狈。雷州陈说:“看斗客吹斗的烟气,就能分辨出谁是新手,谁是老饕。”只见他们的斗里吹出来的烟气,都是幽幽的一道,均匀连绵,明显不同。尝试了几次,好了很多,兴奋之余连续抽了好几口,突然感觉扣在手里的烟斗发烫,让人没法再舒服的握住它。“这是烟斗在告诉你,你抽得太急了了,要停一停、歇歇口了。抽烟斗讲究的是不温不火,不烫嘴又不熄火,不像卷烟那么急不可耐,比雪茄更理性。”难怪他们说一斗烟可以抽40分钟到一个小时。


    在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里,要兼顾吐气的轻柔绵长,觉得自己的呼吸在不知不觉中被拉长了,节奏也慢了下来,很快平抑了最初的兴奋,变得特别专注。爱因斯坦曾说:“抽烟斗能使判断力更加准确。”先呼后吸,抽几口歇一歇,团在手中的烟斗维持一个如同微醺的额头般暖洋洋的温度,这一切是那么的自然。

    我抽的这支烟斗的底部烫印着泛着古意的“雷州陈”标志,正是陈老师的徽号。“雷州烟斗部落”共有8个制作烟斗的师傅,简称“斗师”,据不完全统计,国内真正严格按照西方传统制作工艺方式来制作手工烟斗的斗师不超过20个,换句话说,“雷州烟斗部落”是国内最大的烟斗制作团队。他们每一位斗师制作的烟斗,除了有“雷州烟斗部落”的标志,还有斗师的名号、年号和烟斗的顺序排列号,每一支烟斗都不一样,哪一支是哪位斗师所作,是哪一年作的第几支,都一目了然,出于荣誉感和责任感,每一位斗师都会尽其所能制作好每一支烟斗,如有瑕疵是不敢标名上架,而是直接销毁或留作反面教材的道具。


    在工作室,雷州陈一围上深蓝色的工作围裙,立刻变得专注而寡言起来。工作室整洁明亮,从台面上小巧工具的摆放到墙边大型器械的安置,特别有条理,动线清晰,这里一切都只是为了制作工作服务,这般纯粹的地方才能诞生出这般纯粹的艺术品。


    一支烟斗的诞生,从斗师捡起手边的这块石楠木开始,目前世界上公认制作烟斗最合适的材料是深埋入地表的石楠根瘤,其制作出来的烟斗坚固耐用、木质细密、透气散热、阻燃力强、无异味、有独特的纹理,仿佛是上帝专门为了烟斗而创造的,石楠木主要产于环地中海的西班牙、意大利、摩洛哥、法国科西嘉岛等地的峭壁绝境或是闷热莽林,百年老树为上等,新树成材至少15年,必须要在严苛的环境之下,才能长出这么致密的根瘤,加上采集难度大,故原材料稀少,我国都依赖进口。

    刚采集回来的石楠根瘤要经清洗、筛选,检查其裂纹和瑕疵,然后将其切割成砖一样的方块,在土里埋上3个月。待切割成烟斗坯后,再在水里“煮清”12—24小时,然后在凉棚里干燥半年,最后老熟贮陈若干年,这才成为可以制作烟斗的坯料,尽管如此,烟斗制作工匠们在动手制作烟斗之前,还要把这些坯料用专用油烹煮12小时,彻底去除任何潜在的异味,使得未来的烟斗最大限度的保证吸烟质量,这几道工序下来,石楠根的损耗相当高。在切成烟斗坯后还要分类,图案完整漂亮,而且质地均匀丰满的将被用来造非常名贵的烟斗,其余的则做一般烟斗。看着手中的烟斗,遑论其他,单是这用料的讲究就让人不禁珍爱。

     

    在工作室里的木头都是经过处理,可以直接制作烟斗的材料。第一步是……


    ……

    形状打磨好了,就可以开始制作烟嘴。使用的材料是德国产的专为烟嘴特制的两种聚合物胶棒嵌合而成,一种更能导热降温但质地过脆的做为内管,外面套上另一种隔热性能好而且与人体皮肤更亲和的软质材料,烟嘴还有专门适合用牙齿扣咬的形状。烟嘴和烟斗嵌合连接的位置是烟斗制作工艺的又一个关键点,首先要做到密合,加工时精度要求很高,高档烟斗的烟嘴都是可以拆卸的,不会使用任何胶水粘合,高级斗师对嵌合松紧度的要求总是十分严苛,细致到必须考虑天气变化带来的热胀冷缩,原因无它,对石楠木烟斗来说,最脆弱的位置就是这个与烟嘴咬合的开口,太紧或太松都不能让这个开口保持既有的形状,很容易导致此处的形变开裂,烟道开裂的烟斗属于技术性死亡,斗师们可不愿见到。

      

    准备好了烟嘴,烟斗进入最后的精细打磨阶段。换上能买到的最精细的砂纸,剩下最后一毫米的厚度、弯角的地方、要调整的弧度也仅在须弥之间。行百里者半九十,成败就在这最后时刻每一下打磨的轻重缓急,这时候的斗师,如临大敌,注意力高度集中,他们停下了所有电动机械的辅助,裁下细细一段砂纸,抿在拇指的茧子里,柔和的往复,凭着感觉磨去一分,停一停,再校对一遍,恨不能直接用手指的揉搓去打磨。这时候再讲什么大刀阔斧、挥洒豪迈就是傻气了,唯小心谨慎才能修成正果。只见斗师正在最后打磨一只曲柄截面是菱形的烟斗,那条直边从榫口处延伸,先是慢慢过渡成了腰线,到了斗钵处蜿蜒向上,最后自然而然的收没于圆形的斗钵上壁,从顶部看,清晰帅气的线条,如同方程式曲线般坐标精确、弧度完美,难以相信这完全是凭着人手肉眼的打磨勾画而成,让人叹为观止。

    最后是染色和做保护层的工序。干燥的石楠木是灰白的,所以要根据木纹图案选择适当的颜色深浅来进行浸染,把创作好的美丽彻底呈现出来,颜料干透后再油上特制的清漆。斗钵内要用专门的高科技涂层加以保护,特别是大开口的上方,韧性十足的涂料保护住开口避免开裂。最后……


    ……  

    “学做烟斗入门难吗?”

    “也不算容易,首先你得要有美术基础。”差点忘了雷州陈的另一重身份:美术教师和雷州市书画家协会副主席。“做烟斗的人,心要能忍,手要安定。”雷州陈接着补充。“雷州烟斗部落”里的这批斗师,多是雷州陈挑选毕业于专业美术院校的艺术青年,并无私传授给他们制作烟斗的技艺。雷州陈于2000年代初开始接触烟斗,后学习制作,当时条件差,只在家里本来不大的画室辟出一角,当时资料少、工具不专业,本地可以交流的人几乎没有,偌大的中国同行不过几人,想到闭门造车肯定不行,雷州陈带着自己的作品,如小学生般饥渴的四处寻觅交流学习的机会,不断跑北京、上海等地请教斗师前辈,一直对自己作品的定位找不到一个参考的点,直到2009年去海南参加中国第一届国际烟斗展,遇到自己的偶像,来自丹麦的烟斗制作大师汤姆·艾尔唐,当面向他请教,大师试用了雷州陈的烟斗后,告诉他在技术上已经没什么可以指教的地方了。汤姆·艾尔唐大师的这份认可对雷州陈来说非常重要,帮助他抛弃了过多的惶恐和顾虑,建立起充分的自信,雷州陈顿时像找到灯塔的迷途海船,原来的坚持最终变成了收获! “仿佛出师了,”雷州陈感慨地说:“汤姆·艾尔唐大师最后和我说,从今以后做出你心里面想做的东西,这是更高的挑战。不过我把这当做一种荣幸,他褒奖了我的基础,鼓励我自由发挥。”在得到汤姆·艾尔唐大师的肯定后,雷州陈对民族工艺的运用做了大量的研究,在不影响实用性的前提下,把更多的中国元素应用到烟斗制作中,使烟斗具有强烈的东方审美情趣。在实用性方面,雷州陈敢于改进创新,独创小榫头内镶金属管加固,在榫头上斜开烟道避免另在榫眼开引导槽的烟道对接技术。此后“雷州陈”的标牌在国内外业界和烟斗爱好者当中逐步被奉为上品。如果问湛江有什么工艺可以与世界接轨的?“雷州烟斗部落”的烟斗就是其中之一。



    ……

    ……“雷州烟斗部落”展示柜上陈列的烟斗有的造型传统,有的形状特殊;有的朴实无华,有的装饰俏丽;有的端正大气,有的小家碧玉;传统经典斗型有都柏林型、苹果型、罐型等,根据象形命名的有鹦鹉螺、河豚鱼等,这些多是带有弧线的弯斗;有的为了掩饰沙眼之类难以避免的瑕疵使用了喷砂工艺,通体乌黑、沟壑纵横,别有风味;有的烟杆中段使用了竹节或玳瑁或银器;还有向传奇经典致敬的习作,模仿的是已故丹麦烟斗大师波诺的“芭蕾舞鞋”,如同芭蕾舞者踮起的脚尖,整支烟斗仅以极小的尖头堪堪而立,惟妙惟肖。其间还分步骤展示了各种抽烟斗时会使用到的工具,介绍了规范的使用方法配以相关的礼仪说明,甚至包括养护用的木油都有详细列举优劣,俨然一个小型博物馆。


    “雷州烟斗部落”的烟斗还引起了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先生的关注,钱文忠教授前段时间专程来到雷州探访“雷州烟斗部落”,作为一名资深斗客,钱教授对“雷州陈”的出品推崇备至。“雷州烟斗部落”的题字就是出自钱教授的之手,而且这次过来他还为部落的每位斗师都创作了一副国内仅见的梵文书法以鼓励。雅安地震发生后,“雷州烟斗部落”组织斗师共捐出6把烟斗在网上拍卖,共筹得善款86000元,全部捐出做赈灾之用,钱文忠教授又为每位买家题字送书,以表对“雷州烟斗部落”这次善举的支持。在“雷州烟斗部落”里合影的照片中,见到百家讲坛上那位侃侃而谈的钱教授,在烟斗的世界里,和斗师们勾肩搭背、憨态可掬,这时他们不过是几位快乐的老男孩。


      支持我们,定购杂志,阅读全文>>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